all农🔒

不追偶像直追陈立农🍓

毫无文笔 感谢喜欢💓

贺贺

 

【坤农】告白

by贺贺
*烂文笔一发完 写不好都怪我都怪我都怪我
*学霸坤×学渣农

-
今晚的月色真美
-

陈立农暗恋他们班的学霸蔡徐坤很久了,碍于各种情况,他没有告白。

除了难为情更多的是恐惧,他恐惧说出告白之后蔡徐坤的反应,害怕被拒绝。

一定是令自己不如意的吧。

所以就不告白了吧。

小学渣陈立农这样想。

用死党――文艺青年林彦俊的话说陈立农,就是“胆小鬼”、“很差劲”。

陈立农撇撇嘴觉着深奥始终不明白,他固执地选择在蔡徐坤背后默默等待。

虽然他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勇气。

高三下完晚自习已经是十点一刻了。

教室里只剩下两三个人。

陈立农赶着回宿舍洗漱扯了扯同桌林彦俊的衣角:“彦俊快点啦,待会又没热水了。”

习惯性地瞥一眼蔡徐坤的座位,人没在。心底暗自叹了一口气。

“哦。”林彦俊收拾东西的速度快了些,抬头却瞥见某人的身影,一眼明了。

轻轻地撞了撞陈立农的肩膀,放低音量:“喂,你的蔡徐坤在门口又被女生表白了欸。”

“啊……”陈立农一脸懵地抬头,反应过来红着脸拍林彦俊的肩头,“什么叫我的啦……赶紧走了啦!”

“哦。”林彦俊笑了笑,把笔袋放进书包。

陈立农低下脑袋拉着书包带,心虚地又探头瞟一眼门外的暗恋对象,然后迈开步子先走出教室。

“呀!陈立农等等爸爸。”

“滚!”

嘴上不愿意,实际上到了楼梯口还是定住了脚步。他微微抬起了脑袋,被主人揉了又揉的软发在空气中竖起了可爱的呆毛。

视线触及到那个人时会发光,就像林彦俊说的一样。

“喜欢的感觉是即使你捂住嘴巴也能从眼睛里跑出来。”

哦,蔡徐坤在那里啊。他在笑,真好看。

少年的乖乖头又垂下来,红润的嘴唇嘟起来,又懊恼地抓抓头发。哎,蔡徐坤都对女孩子笑了欸。

“走啦。”

林彦俊拉住陈立农的肩膀离开教室。

感觉到陈小农同学对某人无比灼热的目光,一回到宿舍林彦俊就开口。

“喂我说,陈立农你很没用欸。”林彦俊双手搭在脑后,“你喜欢蔡徐坤的话就去告白呗。”

“我……我,我。”陈立农‘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你真是个呆子。”

“我害怕啦。”

“他被女生表白你没有危机感吗?”

“他被表白是日常啦。”他肯定不会接受的……吧。

虽然心里这么安慰自己,可每次看到蔡徐坤被女生告白的时候他比谁都紧张。暗自搓手,眼神总是若有若无地飘向蔡徐坤,心里总会想“要不就这次告白吧”,可没骨气的陈傻子从来不敢来真的。

告白这种事在陈傻子心里只能说说而已。

他不敢赌。

“万一他接受了哪个女生的告白呢……”

“如果你是万一嘞?”

“……”啊好烦哦。

…………

“……那个,陈同学不好意思。本制霸感觉好像又没有热水了欸。”

“啊啊!林彦俊烂人!都怪你啦!”用怪罪的眼光和比平时大的声音来掩饰内心的不安和其他的想法。

也许林彦俊说对了,他是胆小鬼。

那一晚上,陈立农人生中第一次失眠到凌晨两点。到最后终于有些困意的时候,脑子里依旧全是蔡徐坤。

蔡徐坤笑起来很好看欸。

蔡徐坤从来不对女生笑的。

蔡徐坤喜欢那个女生吗?

蔡徐坤不会喜欢我吧。

…………

要完蛋。

【TO:蔡徐坤同学。今天晚自习下课可以多留一下吗?是有事要和你说。陈立农】

蔡徐坤手里捻着米白色的纸条,一字一句地默读了许多遍上面可爱的字体,确认过许多遍最后的署名才把它小心又认真地折起来,放进笔袋。

嘴角是不易察觉的浅笑。

小家伙终于开窍了。

蔡徐坤早就注意到那只蠢蠢的兔子了。无论是竞选班委时因为紧张上讲台时同手同脚的他,还是运动会上拿到百米短跑冠军时傲娇求表扬可爱表情的他,亦或是思考题目时皱着秀眉咬着笔盖嘴里还傻不拉几嘟囔的他,平常呆呆的脸上带点婴儿肥的可爱的他自己也很喜欢。

总会被他牵走视线。某天他突然发现小兔子对他投来的偷偷摸摸的小眼神的时候,他的心里是慌张又带点小兴奋的。

两个人虽然在同一个班,但却没有任何交集。或许可以说是某兔子的可以躲避。蔡徐坤期待陈立农的主动,他期待到了。

鬼知道陈立农写下那张纸条花了多大的精力。

林彦俊老是在一旁唠唠叨叨不说,他也不知道他是昨天晚上发什么神经才决定告白的。

写这个不好,撕掉。写那个不好,撕掉。

“喂陈立农,那是我的笔记本……”林彦俊特别‘凶狠’地盯着陈立农爪子下被撕掉过半的笔记本幽幽地抱怨。

“唔……赔你一本啦。”被打断思考的陈立农又‘嘶啦’一下扯下一页纸。

鬼知道陈立农看蔡徐坤拿到纸条的时候有多煎熬。

双手不自然地互相绞着,眼神飘忽,大腿都在颤抖。

“陈立农你有病啊……”

“……”压根没听到同桌的吐槽,陈立农现在心情很紧张很无措。

啊蔡徐坤他看了纸条。

啊他把纸条放进了笔袋。

啊好像他脸上没有表情。

啊立农你完蛋ne。

煎熬了一天,吃饭吃不好,午睡睡不着,上课听讲听不进。

一想到今晚要告白陈立农哪儿哪儿都不好,哪儿哪儿都觉着紧张。好死不死还在厕所遇上了蔡徐坤,他竟然还特别平常地冲自己笑。

陈立农总感觉这是要没戏的节奏……

“陈同学加油!本制霸先走一步。”这儿可没他林彦俊的事儿了,他得赶紧回去抢热水。

陈同学啊,本制霸陪你到这儿了。

林彦俊语重心长地拍拍陈立农的肩膀,一秒之后就消失视线内了。

“……”

林彦俊走之后教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他要怎么开口啦。好紧张……

陈立农偷偷瞟了一眼还在握笔写作业的蔡徐坤心里泛起了一股紧张感。把刚刚想好的一切措辞都忘了精光。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

正当陈小兔在内心跺脚捉急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立农同学你稍等一下,我这题写完就可以了。”

“啊……啊好。”

蔡徐坤听出了语气中的颤抖,偷偷地勾唇。

嗯,还是那么可爱。

等到蔡徐坤放下笔的那一刻,陈立农终于明白躲不过了。豁出去了啦,死就死ne。

在心里给自己壮了壮胆,陈立农拍了拍胸脯。

“可以了。”蔡徐坤站起来笑了笑,“你有事的话现在说吧。”

“唔……我,我们到外面说吧。”里面热的慌,他心也慌。红着脸给用手自己扇风心想:吹吹凉风应该就不慌了吧……

“好。”

陈立农真的傻了。紧张道又一次同手同脚。

太丢脸ne……捂着脸小心翼翼地挪到门口。

蔡徐坤察觉小家伙蠢萌的动作嘴唇上扬的弧度愈加明显。

“那个……蔡,蔡徐坤啊。”

“嗯。”

“我,我其实今天是有事和你说的。”

“知道啊。”蠢兔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说重点啊。

蠢兔子挠挠头,呆毛又竖起来,手摸了摸烫到爆的脸:“陈立农很喜欢蔡徐坤!很久很久。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话,请,请把今晚的事情忘记吧。”他终于明白林彦俊说的“很自私”了。

“*今晚月色真美。”

陈小兔被蔡徐坤的话给整懵了。

“……哈,哈?”傻傻地抬头看了看夜空又看向眼前的人。

暖黄色的灯光射过来,给那个人镀上一层光。

“蠢。我是说,我也喜欢你。”

“我是说,今晚的事情我不会忘记。”

忍不住想要抱住小孩,欣悦地盯着他呆愣愣的模样。

小孩手足无措地被抱住。

“呃……”大脑当机了几秒。陈立农怀疑自己的耳朵,但对方怀抱传来的热度让陈立农信服了。

“蔡徐坤也很喜欢陈立农。”凑近小孩的耳朵,轻语。

“嗯,嗯!”

小孩害羞到只知道点头。

真可爱。

蔡徐坤心底想着,揉了揉怀里人的软发心情愉悦。

END.
by贺贺

*今晚的月色真美:典故来自夏目漱石在学校当英文老师的时给学生出的一篇短文翻译,要把文中男女主角在月下散步时男主角情不自禁说出的"I love you"翻译成日文。夏目漱石说,不应直译而应含蓄,翻译成“月が绮丽ですね”(今天的月色真美)就足够了(有“和你一起看的月亮最美”之隐意)。

评论(1)
热度(124)
Top

© 白日梦贺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