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农🔒

不追偶像直追陈立农🍓

毫无文笔 感谢喜欢💓

贺贺

 

【坤农】兔子不太乖(中上)

by贺贺
*废话多 和前文没啥联系dbq 毫无文笔 依旧短小




“农农吃糖吗?”

和范丞丞约好午饭之后一起打游戏,陈立农想也不想就直奔范丞丞的宿舍。刚进门就听到范丞丞的声音,比自己大了四个月的范丞丞哥哥此刻脑袋上歪歪斜斜地挂了个小猪佩奇的帽子,手掌向自己伸过来是一颗巧克力,样子着实滑稽。

“谢谢。哇!是超级喜欢的巧克力欸!”陈立农接过范丞丞手里的巧克力毫不犹豫地放进嘴里,浓郁的香味在口腔中蔓延,“很好吃哦。”

“嗯,Justin刚好提前回来了,我们一起。”

还没等到回答,只听见一声笑,陈立农指了指范丞丞的脑袋,“噗,丞丞你……好好笑哦。”

“哎?”范丞丞把手伸向脑袋,摸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就扯下来,结果发现是小猪佩奇的帽子,想都不用想,“又是黄明昊!先进去吧,他上次行程带回来了好多糖。”

“真的吼?”陈某某一听到‘好多糖’,两只下垂眼就bulingbuling发着光,立马屁颠屁颠跟着同样嘴馋的范丞丞进了房间。

这该死的来自candy的诱惑!

一进去,范丞丞一把甩开头上的小猪佩奇,抽起床上的抱枕扔向握着手机玩得正嗨的黄明昊,“靠!黄明昊,你又耍我。看我不neng‘死你’!”

黄明昊一把甩开自己的手机,迎接来自福西西的毒打,余光瞄到陈立农的身影夹缝中道:“农农救我!嗷嗷嗷,痛痛痛!范丞丞你还想不想吃糖了!”

“噗嗤。”陈立农看两个活宝纠缠在一起笑道:“好啦,说好一起打游戏的。”

“对啊,正事忘了。”范丞丞停了手,从床头柜上拿出自己的手机,“来吧。”

“今天猪猪廷不在,我们可以‘为所欲为’了。”黄明昊贼兮兮地挑着眉说。

“哈哈哈。”
  

“范丞丞你快点啊!”

“你别吵!我正拨糖纸呢。”

“你待会死了我可不管你!”

“农农我们先走。”

“好,丞丞快点哦。”

“啊靠!我死了。”

“活该。”

宿舍房间里传来一阵打游戏的声音以及黄明昊和范丞丞互怼的声音。三个年龄差不多的少年盘腿坐在地毯上一边打游戏一边吃糖。

“农农很喜欢吃巧克力啊。”黄明昊看了一眼陈立农身边的几个巧克力糖果纸笑着说。

“是啊,巧克力很好吃!”

“是吗?”

“当然啦...”

欸?这个声音好像不是......

陈立农疑惑地转头,皇权富贵的脸上是欲哭无泪的表情。揪着他俩耳朵的不是队长还是谁?

陈立农的小眼神瞟到某坤不太和善的表情低头不敢说话,修长的手指捻着手机紧张到出了一层密汗。陈小农心底想:完ne,这次完蛋ne。

“范丞丞,黄明昊,不好好练习在这打游戏吃糖是吧?”蔡徐坤板着脸,一字一句严厉地道。

“嘶...痛痛痛,老大。”

“别揪了,老大我们错了。”

蔡徐坤没有功夫听两个人的废话,转头看向呆呼呼的陈立农,“农农?”

“啊...嘿嘿嘿,我们这是在缓解压力呢。”陈立农傻笑着干巴巴地扯了个理由,心虚地挠挠后脑勺低下头,生怕和蔡徐坤对上眼。

“嗯是吗?”

“对对对,农农说的对。”

“没错嗯嗯嗯!”

两个活宝一个劲地点头对陈立农使眼色,生怕说错了什么就会被胖揍一顿。要知道只有陈立农才能说服得了团里第二暴力的队长。

果然除了猪猪廷的暴力,队长的毒手还是最可怕的。

“.....”蔡徐坤回头瞪了一眼两个人。

两个人立马闭嘴。

“你们两个啊,等正廷回来收拾。”

皇权富贵听到这句话瑟瑟发抖。抬头望天花板,默契哀嚎:“啊!完了!”

“陈立农出来。” 蔡徐坤拉起人就走。

陈立农还没来得及拿走手机就被蔡徐坤拎小鸡似的拖出门。被壁咚的前一秒,陈立农还想着喊救命,他偷偷瞄了一眼总觉得蔡徐坤的眼神不对劲。所以他适时地喊了一句:“Justin!丞丞!”完了啦,坤坤喊自己全名的时候都没好事的啦。

被点名的两个人也不敢动,心里默默为团里唯二的忙内祈祷。

福西西:上天保佑农农安全。

贾富贵:希望队长下手轻点,农农可是我们的吉祥物啊。

福西西:农农啊,对不起。

贾富贵: 别怪我们不救你。

福西西:我们自身都难保了。

贾富贵:况且,我们打不过坤哥......
  
陈立农:......

砰。”蔡徐坤顶着不太明朗的脸马上贴近,不容多想就把人给壁咚了。
  
“宝宝,你怎么总是不听话。”
  
话语间已经尽量掩饰着已经快要被小孩白皙脸上的可爱奶气晕和头发上竖起的呆毛给消磨掉的怒气。
  
“我...”
  
陈立农紧张到语无伦次了。不仅是因为坤坤叫自己宝宝有点被撩到了,而且看到坤坤的表情并不开心有点愧疚自己的顽皮。

“答应过我的事情都忘了吗?”

“……那,那只是不偷偷喝草莓牛奶嘛。”某兔嗫嚅道。

“嗯?”
  
手指不安地捏着自己的衣角,眼神也飘忽不定,洁白的牙齿露出来咬住下嘴唇。这一系列的动作都在显示着主人的无措。
  
蔡徐坤紧盯着小孩的可爱动作:“我又不吃了你。”
  
陈立农抬眼和眼前的人对视片刻便觉得自己陷进去了。
  
“......谁,谁知道呢。”胆小地小声嘟囔了一句。
  
“怎么?真的要我吃了你吗。”饶有兴趣地品味着小孩脸上的各种表情,又痞痞地凑近他的耳朵,“我很乐意。”
  
“不、不不不!”连忙抬头赶紧摇摇手。
  
蔡徐坤想着小孩最近胡闹的本事越来越强。无奈地叹叹气,伸手就往陈小兔的脸上捏,“你啊,就是学坏了。”
  
“唔哇...坤坤....”
  
蹂躏了好一番小孩软乎乎的脸蔡徐坤终于肯放手。
 
真是拿这个可爱鬼没办法。
  
“不许吃太多糖,不许老玩游戏听见没有?”伸出食指点了点某农的额头。
  
“知道啦。”小孩识相地点点头。
  
“乖,和尤长靖去练声。”牵起小孩的手就走,丝毫不介意门内的两双眼睛盯着自己秀恩爱。
 
有什么不好,他就是想炫耀,只有他才有这么可爱的小孩。
  
“好!”小孩点了点头,任由着自家哥哥牵着自己,甜甜地笑。
  
“什么鬼?!”
 
亏我们还担心农农呢。
  
“臭不要脸啊老大!”


TBC.

评论(6)
热度(106)
Top

© 白日梦贺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