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农🔒

不追偶像直追陈立农🍓

毫无文笔 感谢喜欢💓

贺贺

 

【坤农】兔子不太乖(下)

by贺贺


陈立农梦见自己怀抱着一直奶白色的小猫。小猫总是调皮地抓他痒痒,用两只毫无杀伤力的肉爪磨蹭着自己的胸口。痒痒酥酥的感觉直让他打颤,两只下垂眼底蕴满了水汽,硬生生被笑成了两条缝。猫儿却还不甘心,在他怀里乱窜乱蹦,陈立农只好揉揉白团子毛茸茸的脑袋,忍着笑温声道:“别闹啦。”

殊不知,现实中正精神地干坏事的蔡徐坤听完终于停下撩开小孩睡衣的手,有些心虚地摸摸鼻子,以为小孩醒了。

蔡徐坤哪能睡着,身边就是一只‘撩死人不自知’的兔子,还是能吃的那种,心里窝了一团欲//火。蔡徐坤只能趁小孩睡着上手折腾折腾。

他现在倒有些后悔带在这房间了,未成年的兔子能撩不能吃。可爱的嘟嘴动作,长而密的睫毛,白皙嫩滑的皮肤,蔡徐坤看得心里直喊心痒痒。不过能抱到兔子的感觉还是不赖的。

轻嗅这小孩身上特有的奶香,蔡徐坤细声:“农农?”

“农农?”

确定小孩没醒,蔡徐坤松了口气。

他可不是因为心虚,他也不害怕被小孩发现。相反,他很乐意被小孩看到。想让他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他。

也许更是因为这种喜欢的感觉,让蔡徐坤心里的责任感愈加强大。或者可以说,那是一份占有欲。

想要小孩的所有都是自己的,也想要小孩听自己的话。

蔡徐坤的喜欢,从来都很霸道直接。但似乎陈立农不会反抗,只是偶尔小皮一下。

小孩到底是小孩。

蔡徐坤盯着陈立农的眉眼出了神。

哎,这个未成年的小鬼到底是怎么偷走自己的心的。

抱住小孩有些瘦的腰肢,困倦袭来,蔡徐坤勾唇,今天梦里也想要有你。

第二天早晨,暖黄的晨晖刚刚跃过窗子洒向床上的两个少年。

一阵不太应景的嘈杂声突兀出现。

“叩叩叩——”

王琳凯头顶着蓬松凌乱的短发,一脸不爽地敲着门。大脑不灵活地转了转发现自己有钥匙,拍了拍脑瓜暗骂自己傻缺,就开了门。

没心思管里面的人到底醒没醒,反正他没睡好!

“蔡徐坤!蔡徐坤!我昨晚睡地板,你倒好还睡着床了!”

“......”蔡徐坤掀开眼皮就见王琳凯不是很和善的脸,“别吵,农农正睡着。”

“……”

“你又不是进不来。”蔡徐坤揉了揉短发,慵懒地瞥了一眼王琳凯。

“……我那不是和子异聊得太晚了吗?再说,你在这我……”我敢进来吗?!王琳凯顶着一张臭脸。

要不是因为蔡徐坤不让别人碰他床,要不是因为蔡徐坤不好对付他早……算了地板他都睡了……

“算了,看在农农的面子上,不跟你扯。”王琳凯看向微微转醒的某农,缓缓道。

“唔?鬼哥?”小孩半睁着眼睛,左手习惯性地准备揉揉眼睛却被旁边的人扯开手。

“不准揉眼睛。”

“为什么?”小孩朦胧的眼神带点疑惑。

“蠢,手上有细菌怎么办?”蔡徐坤借机捏了捏小孩软软的脸颊,感受到和以往一样的触感时露出了笑。

“坤坤是在嫌弃我的手吗?”蔡徐坤见小孩皱着眉头质问自己的蠢萌模样笑出了声。

这只兔子脑回路太清奇了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担心你呢,笨兔子。”

“哦……对了鬼哥,你昨晚都没回来吼?”

“……没事没事,你俩继续睡。”王琳凯看着一大早又腻腻歪歪的两人直接无视,拿了自己的耳机就走去客厅了。

“唔,鬼哥怎么了?”

“昨晚睡了一晚上地板,气着呢。”

“为什么要睡地板?”

“你怎么老有那么多为什么啊,没有为什么。”蔡徐坤宠溺地用食指点了点小孩的额头,“快起床洗漱啦,蠢兔子。”

“你才蠢呢,你全家都蠢!”

“我家不是有你吗?”某人邪魅一笑,转头发现小孩早就蒙着被子躲里面害羞了。

早餐想喝草莓牛奶的陈小农同学毫不犹豫地拿了一盒草莓牛奶,但就因为蔡队一句话就怂了。

“农农你确定要喝吗?喝完就只剩一瓶了。”

“……”小孩低着头皱眉思考了好久又把草莓牛奶放回冰箱里。

不喝就不喝!

……不行啊,没有草莓牛奶会死的……

看着小孩脸上生动有趣的表情变化,蔡徐坤轻笑:“农农很乖。”

某人一脸宠溺地揉了揉陈小农的脑袋,全然不顾餐桌上其他成员吃狗粮吃到撑的表情。

其他成员可算领略到了团里C位的黏人程度。

“我吃好了,我还要去……”

“我陪你去。”

“啊,长靖说……”

“我陪你去。”

“……”

尤长靖:队长啊!(咆哮)我还要和农农去练声的!

蔡徐坤:(眼神杀)农农是我的,想都别想。

尤长靖:练个声都不行吗……

蔡徐坤:不行!以后我陪他去。

NPC其他成员:哇我的妈满屏的占有欲……惹不起惹不起……

蔡徐坤:别想觊觎我宝宝。

陈立农:谁是宝宝啦,我都要成年了。

蔡徐坤:比我小就是宝宝,农农就是宝宝,蔡徐坤的宝宝。

蔡徐坤:蔡徐坤的宝宝!

陈立农:……

今天也是充满占有欲的蔡队。

也许明天也是。

渣渣地END了.
dbq

评论(3)
热度(126)
Top

© 白日梦贺贺- | Powered by LOFTER